友善列印
城市的光影

百味家屋|一場名為家的實驗

2022/07/29
邀訪來賓:人生百味社工 羅靖茹 / 人生百味生活輔導員 趙崇翔 / 人生百味社工 杜佩佩 / 人生百味社工 李翊綺 / 百味家屋住民 阿煒 / 百味家屋住民 李大哥 / 百味家屋住民 小虎 / 百味家屋住民 胖胖 / 百味家屋住民 駿
單元介紹

「對你來說,什麼樣的地方才能算是家呢?」

 

前陣子跟朋友討論了這個好難的題目,有人說:「狗狗的味道讓他想起家」,也有人說「有廚房和家庭劇院便有家的感覺」,還有人說「家是有人支持、有人愛你的地方」。家的形象,在這些外在形容下漸漸清晰,但同時又有種不確定感。我們談到家時,可能提到硬體空間、軟裝設計、關係連結等等面相,每個人對家的定義都好不一樣。

 

因為定義的不同,讓每個人對家產生了更多的期待,從空間定義的朋友想要有一個採光充足、通風、交通方便的家;從關係定義的朋友期待一個具有歸屬感、能聆聽彼此聲音的家(人)。但是,有時這些期待卻也帶來限制,好像一定要做到某些事情才是家。有時也想努力的維持、捍衛,讓家像是一個家。

 

聊到這裡,朋友們的表情都變得好糾結,聊著聊著就哭了。

 

哭完之後,也讓開始思考,節目中常常關心的無家者們,聊到「家」時,是否同樣感到糾結?而如果他們可以選擇,會想要回家,會是自己成家(租屋)呢?帶著這樣的好奇與疑問,拜訪了關注無家者與貧窮議題的組織「人生百味」,聽他們說起帶無家者大哥姐找屋的過程。

 

生輔員趙哥說,上租屋網站輸入關鍵字後,共有14頁符合預算、願意租給弱勢的房子,但一一打電話後,卻只有兩家房東願意帶看;社工佩佩說,她曾經喬裝是個案的姪女,避免房東看見「社工帶個案」的情況後,就馬上拒絕租屋。而在競爭激烈的租屋市場,弱勢者要找屋簡直是難上加難。

 

一方面因為弱勢者有入戶籍,才能申請中低收入戶的迫切需求,一方面因為房東對於陌生群體的不理解而設下重重關卡與租屋條件,但更困難的是租金,一間5000元跟6000元的雅房,或許只差1000元,但對貧困的人來說,這1000元可能是吃飯、交通的必要金錢,沒了錢就會活不下去。

 

在租屋過程的困難,讓人生百味有開設短期住宿據點「百味家屋」的想法,也很幸運的得到台塑企業暨王長庚公益信託的支持,讓他們能有充足的經費承租家屋空間,陪著一群在街頭流浪的男性無家者們,找尋「家」的可能性。

 

人生百味的夥伴們從租屋、空間佈置、活動規劃都加入了自己對「家」的想像,希望打造一個溫馨的地方,讓這些住民們能有回家的感覺,同時也透過一次次生活練習,在百味家屋開啟一場名為家的實驗,讓空間裡的每一次微小進步值得慶祝,每一次失敗挫折都有人穩穩撐住。

 

邀請你一起聆聽本集《城市的光影》,也一起想像「家」的可能性。

 

 

百味家屋住民大會

百味家屋住民大會

留言回應
其他節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