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善列印
城市的光影

《我是照顧者》為你的悲傷撐把傘

2022/07/08
邀訪來賓:插畫家 米奧
單元介紹

想跟大家分享一個近期看到的照顧者故事......

 

四十七歲的阿凱,在照顧母親多年之後,最渴望的就是好好睡一覺。他算準時間,帶母親趕上最後一班台北捷運,從住家到醫院掛急診。醫院裡的醫護人員們都很熟悉母親因為失智症所造成的躁動、尖叫,他們會好好地安撫、開藥或是幫他打一針,鎮靜入睡。

 

等母親睡著之後,阿凱會將母親特製的輪椅拉開,他說這樣就可以在急診室躺平,睡久一點。這是他非常珍惜的幾個小時,就算無法入睡,只是靜坐休息,都好。阿凱也說,他會選在半夜帶母親到醫院,是因為他觀察過,這時候的急診室人最少,推媽媽過去不用等待。而家裡隨時都有「就醫包」:裡面有媽媽的藥單、藥品、衣服、尿布、看護墊,抓了就能出門。

 

身為獨子的阿凱說,他早就有覺悟成為照顧者。阿凱有國立大學碩士學位,正在準備高考,但是為了照顧母親,他暫時擱下關乎自己未來的所有計畫。而母親罹患了失智症,後來又換上帕金森氏症和其他的精神疾病,母親是社工口中的困難照顧者,阿凱曾經將媽媽送往長照機構,但是早上九點送過去,十點就接到機構的電話,說媽媽跟另一個阿伯打架,因此被「退貨」了。

 

阿凱照顧母親的歷程中,沒有任何親友可以接替照顧,也沒有錢請移工或是看護。這些壓力是不斷不斷的累積,他也曾經想過,是不是和母親一起結束生命。不過就在照顧母親的第八年,媽媽在睡夢中離世了,他也從照顧的歷程裡畢業了。

 

在進入高齡社會之後,長照的議題越來越需要我們重視,插畫家米奧的最新力作,由尖端出版的《我是照顧者》,將分享她照顧父母臨終的親身經歷。米奧說:「照顧者就像被關在透明的悲傷盒子中,就算有一天終於能夠離開照顧現場,盒子卻還是關上的,鑰匙在哪裡?沒有人知道。」邀請所有朋友一起收聽本集《城市的光影》,關心這些與你我切身相關的照顧故事。

米奧

米奧

留言回應
其他節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