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至:
友善列印
拍破臺語顛倒勇

音樂的陪伴與治療:專訪王語樓

2018/07/29
邀訪來賓:音樂家 王語樓 女士 / 老師 李啟嘉 先生
單元介紹

   因參與《虎姑婆》說故事活動而認識語樓,我負責台語講古,她和另一位鋼琴師負責整場音樂,只見她一下子吹烏笛仔(oo-ta̍t-á,單簧管),一下子唱歌,還有很多打擊樂器,熱情充沛,活力十足,相當的專業且敬業。
 

    在講故事的過程中,我全程用台語指揮,她不僅聽得懂,還能用台語流暢回答。知道她是八年級生,年紀不到三十,台語相當流利,一問才知來自雲林虎尾,這點我不驚訝,畢竟在中南部長大的孩子,台語的程度都不錯。


    但在空中開講訪問,令我驚訝的是,她是到大學才知道:她可以講台語。
 

    雖說爸媽交談用台語,對她都是華語,且讀音樂相關學校,比較沒有動口說的機會。直到上東海大學時,聽到同寢室來自嘉義、高雄同學用台語對談,她才試著講,才發現自己「會說台語」。


    更令人驚奇的是,她爸爸是語言學家,會七、八種語言(能對話喔),而她自己能流利說台語、華語、英文、德文和義大利文,因是學聲樂的,學校的訓練讓她能說十二種語言!
 

    也就是說,除了環境的浸潤,她是以其家傳的語言能力與學校的訓練方法,來學台語、說台語的。

 

    比較她會的十二種語言,台語是聲調語言,所以順著那個韻律就可以唱成歌,其中比較困難的,是台語的頓音與鼻音,是演唱時特別要注意的。


    於是她便在空中清唱了〈孤戀花〉。


    語樓的專業是音樂,四歲開始學習,大學讀音樂系主修音樂,參與大大小小的活動與比賽,畢業後也在餐廳駐唱,甚至參加電視節目的歌唱比賽,有入選喔!
 

    但她走了不一樣的路,雖說身賦相當多的才華與能力,但她不希望被綁住。自由,是她人生的選擇,往前走、自由走,遠至瑞士讀書,遇到許多難民,聽聞其哀傷的過去、可憐的現況⋯⋯然而,一談起家鄉的音樂,精神立刻來了,感情就滿盈了,快樂就來了,語樓感受到了,她想用音樂來療癒這些難民,於是改讀心理,想要走「音樂治療」這條路。


    聽到語樓的許多許多故事,覺得新時代的年輕人真的很有勇氣,很有想法,走自己的路,既自我追尋也願意去幫助他人。我想,對這些有志向有能力的年輕人,這個社會該給她們舞台,於是我【拍破台語顛倒勇】要來訪問像語樓這樣的年輕人,用台語來談瑞士、談自由、談這個遼闊等待你去挖掘的世界,用生命來唱歌。

 

◎漢文研究院

本週節目最後的小單元,再度邀請到李啟嘉老師來談唐詩。要來談以〈黃鶴樓〉著名的崔顥,他有兩首〈長干行〉,字義相當簡單,但以水為串連,來寫男女的清新的情感,盈溢清新如民謠的風格,讓人想到台灣褒歌、客家的山歌、還有當下最流行的「撩妹」——且看啟嘉老師如何來談小兒女的愛情。

「虎姑婆」是台灣民間的傳統故事,可以用新的方式來談,用台語來講古喔!

「虎姑婆」是台灣民間的傳統故事,可以用新的方式來談,用台語來講古喔!

留言回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