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至:
友善列印
生活 In Design

國界行走單元:國際文化觀察.主題: 世界史中的國際關係-草原王權與漢朝

2020/05/07
邀訪來賓:八旗文化總編輯 富察延賀
單元介紹

在時下一般的理解中,善騎、驍勇、野蠻幾乎成了斯基泰及匈奴的標準形象。從迪士尼卡通《花木蘭》裡殘暴的匈奴單于,到HBO熱播影集《冰與火之歌:權力遊戲》中以斯基泰為藍本的嗜血多斯拉其人,這些對早期遊牧者的刻板印象深植人心。這種形象的來源則是拜古希臘的希羅多德(約西元前四八四~前四二五年)及漢代的司馬遷(西元前一四五~八六年)這兩位西方與東方歷史學之父所賜。

希羅多德和司馬遷筆下這些西元前一千紀下半生活於歐亞草原西、東兩端,讓定居人群如此懼怕的歐亞草原遊牧者,因缺少文字,而在之後的兩千年間無法為自己發聲辯駁。直到十九世紀末,才隨著考古發現,逐漸揭開神秘面紗,以遺留下的物質文化向世人展現他們豐沛的文化實力。

近年隨著內亞研究意識的強調,拓拔鮮卑的北魏、蒙古的蒙元帝國以及女真的大清帝國等等由草原牧人所建立的政權,都得到了更全面、綜合且平衡的理解。對歐亞草原的一般迷思是:生活在歐亞草原上的早期人群是遊牧者,而馬車是兩河流域文明的產物。然而現有的考古資料顯示,馬戰車技術是西元前兩千年前後出現於歐亞草原的烏拉爾山(Ural)地區;遊牧更是西元前十世紀以後才逐漸成為草原人群的生活方式,在此之前則是農牧混合的定居或半定居型態。

在全球化議題下的出版版圖中,串連古代世界的歐亞草原是一塊非常重要的拼圖。在「興與亡」的概念下呈現斯基泰及匈奴的興衰發展,但草原的遊牧式生活及隨之而起的強大政體,如我們所熟知的蒙古帝國或大清帝國,在此後的幾千年中,仍不斷地成為史家筆下恐怖又野蠻的遊牧侵略者,對定居人群造成威脅。反之,在多樣的接觸中,遊牧者又為其周邊的定居人群帶來新的文化概念,進而形塑定居文明。

也因此,唯有通過持平地認識歐亞草原上的人群生活、文化創造,才能更深入且全面理解歐亞大陸定居人群的文化形成及歷史脈動。

留言回應
其他節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