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至:
友善列印
生活 In Design

話題星期一單元:教育文化趨勢.主題:思辨是我們的義務

2019/08/11
邀訪來賓:天下雜誌獨立評論特約撰稿人 吳媛媛 女士
單元介紹

和東亞教育相比,大多歐美國家的教育都有重視思辨、帶領學生探索知識的共通特色,每個國家也各有特長。

二○一八北歐公民教育研討會,北歐五國的教師、學者、教育官僚齊聚一堂,在歷時兩天的會議中討論學校教育在「培養民主習慣」(Cultivate democratic habits)的功能,並探討民主習慣有哪些?要如何培養?
一、批判和思辨:自由思考的習慣
  瑞典教育學者不斷提醒老師:「正確思考很重要,而自由思考更重要」(To think right is big, to think free is bigger.)。要改善現狀,必須察覺問題的根源。只有透過不斷質疑常規和常理,才能看到現行規則的不合理之處。
二、影響力的運用(Exercise rights to influence):論述、發聲和參政的習慣
  瑞典學校致力於讓學生在教室內和教室外可以投過各種管道發聲,練習如何運用公民的影響力。在教室內學生可以影響校務和教學活動,學校也舉辦各種政治辯論活動和模擬大選,讓孩子模擬不同政黨的意識形態進行辯論。在教室外,孩子們實際參加各政黨的青年團,對從政有興趣的學生在高中階段就可以開始在黨內累積經歷。
三、制衡(Check and balance):負責和自律的習慣
  想到民主,很多人會馬上聯想到「自由」,卻忘了「制衡」才是民主體制最珍貴的地方,也是獨裁者最害怕的地方。在一個講究制衡的法治社會,執政黨和在野黨互相檢視,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三權互相牽制。運用法制限制、賦予權利,避免讓權力集中在少數人的手中。現在很多台灣人說:「民主社會太自由,太亂了。」卻不知道我們的自由是受到多少制衡和法規的重重保障才能獲得。而人治國家的人民常常以為「嚴刑峻法」就是法治,卻不知道缺乏制衡機制下,社會上充斥著權貴僭越法制的亂象。在重視「制衡」的民主法治社會,公民必須對自己的行為和言論負責,針對這一點,瑞典學校致力於訓練孩子去檢視自己和別人的言論。
四、學習接受妥協:同理和尊重的習慣
  民主體制雖然以少數服從多數為大前提,但是也不能犧牲少數的基本權利和需求,每一個決策都是在不同階層群體之間、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拔河。在重視社會福利的瑞典,為了大我而必須容忍不便的例子處處皆是,時時考驗著國民的耐心。瑞典有個源自德語的常見貶抑詞,可以直接翻譯為「訴權者(rättshaverist)」,我覺得用台灣的說法也可以叫做「民主奧客」。形容那些把個人權利無限上綱,無視社會整體得失的人們。
  每一個公民都必須懂得要理直氣壯地去爭取自己的權益,同時也要懂得協調和妥協。自由和制衡,民主天平兩端如何平衡,是一個不間斷的課題。
 

留言回應
其他節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