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至:
友善列印
藝文

世紀當代舞團《混・亞洲》 舞出專屬東方特色現代舞

2018-05-17 發佈 孫唯容 臺北
世紀當代舞團《混・亞洲》 舞出專屬東方特色現代舞

世紀當代舞團《混・亞洲》 舞出專屬東方特色現代舞

世紀當代舞團2018最新力作《混・亞洲》將於5月18日初登場,以認同與血緣作為號召,將台北、東京、首爾、吉隆坡四國印象串連,突破時空的限制,也讓各國編舞家、藝術家互相合作,讓觀眾體會專屬於亞洲的現代舞文化藝術。

 

本次《驅動城市III—混・亞洲》推出9支獨舞表演,擁有A以及B計畫,個別可以看見5支獨舞的精彩演出。世紀當代舞團藝術總監姚淑芬表示,《驅動城市》計畫從2014年正式開辦,每年都會有不一樣的主題,讓各國舞者、視覺藝術家以及編舞家都有機會進行程度上的交流、學習,《驅動城市》雖然每年都會有固定主題,但給予藝術家們的自由度相當大,可以讓他們把真實的心聲運用肢體表達出來,更可以看見專屬亞洲風格的細部多元。

 

藝術總監姚淑芬認為「混亞洲」在表述的就是同樣一個基因中,不在乎歷史的更迭,亞洲人既遙遠又相似的文化特性中,我們各自又會轉換成何種不同的個體或是性格,像是其中一首來自韓國編舞家SooHyun Hwang的作品,把專屬於亞洲人肢體表現中,獨有的「靜默」時刻放大表現,平時可能不被強調或是允許,但那樣的時刻就是生存在亞洲人血液中的肢體表現。

 

本次唯一在《驅動城市III—混・亞洲》A與B計畫都出現的演出是來自台灣編舞家莫天昀的「眚」(ㄕㄥˇ),舞名字意有眼睛有疾病、看不清以及災厄的意思,莫天昀表示這首獨舞在演繹自己與原生家庭的距離感與隔閡,在舞臺主視覺放著一罐「台灣啤酒」,隱喻著童年對於父親的印象,莫天昀演出時身上裝飾的鎖鏈,也是一種對於亞洲父母表面上很開明,但真實的情況卻不然的控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