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單單是藝術

主持人 :
節目介紹 :

「不單單是藝術」節目,將「複雜的」美學與藝術議題「簡單說」,「抽象的」美學與藝術思想「具體說」。以美學為核心,藝術、設計、文創等方法為議題,讓美學與藝術通過自然、輕鬆、和諧方式融入生活,不再讓人以為美學只在高處,只在深處。期盼降低人們面對美學與藝術的學習恐懼,進而增加創造力、想像力、人文、審美能力等素質。

節目主持人單煒明,以藝術家特有的觀點,透過說故事的方式,娓娓道出藝術家的生命故事、創作技巧及藝術理念。單煒明老師專長藝術與寫作,畢業於Australia-University of Wollongong藝術創作博士,現為嶺東科技大學設計學院副教授,研究領域為中西方藝術史、當代藝術理論、素描、油彩與複合媒材平面創作等,著有「510號房」、「一幅名為時差的抽象畫」等著作,演講場次近百場,主題為中西藝術表現與生活美學相關議題。 

節目內容規劃「和藝術家散步」、「遇見柏拉圖」及「旅行筆記」等單元。「和藝術家散步」單元由藝術博士單煒明帶著聽眾進入西方藝術與文明的歷史大河;從古希臘開始,或者往前一點的愛琴海文明,直到十九世紀中葉「原始」藝術的出現與二十世紀現代藝術的發生。述談西方藝術脈絡與藝術家的人生及創作故事,相信對聽眾將是一段欣賞、思考與自我對話的時空旅程。「遇見柏拉圖」單元則邀請與從事藝術、設計、文創等藝文人士、教授學者進行訪談,分享創作與研究經驗心得交流。「旅行筆記」單元則是單煒明老師在一個人的旅行中遇見的人物速寫,以及在獨處裡與自己對話的過程。

2017/9/23 單煒明老師榮獲《第52屆廣播金鐘奬》藝術文化節目主持人獎

「不單單是藝術」每週三10:05-11:00於全國調頻網播出(每週五16:05-17:00於中部調頻網播出)

邀訪來賓:邱一峰老師

延續上一周邱一峰老師談新年,擴及元宵節與三月瘋媽祖的話題。

邀訪來賓:邱一峰教授

適逢新年,邱一峰老師和我向聽眾們拜年,不是聽眾的年也拜,這就是新年,認識的或不認識的,有恩的或有仇的,欠錢的或要債的這個時候彼此放下成見,一團和氣,打躬作揖,笑裡不藏刀,刀擺家裡,全身上下就嘴巴上掛著一聲聲的新年好。除了「新年好」沒有別的了,這顯示新年在我們的生活與文化中是多麼具備意義的一件事情。新年,往小的說是時節更替,冬去春來,萬物復甦,一切希望的開始;往大的說是歲月人生,人們對於「舊」的回眸,回眸中心存放下和感激,或者對於「新」的期待,期待來年是好年,無論健康與財富,平安與幸福。

邀訪來賓:蔡蕙君

延續1月31日專訪蔡蕙君之主題與內容。

邀訪來賓:蔡蕙君

蔡蕙君是中醫師,是歌手,當她拿著個人的CD專輯和名片到我面前時,我恍惚著,不是中醫師不能歌唱,並非歌手不能行醫,但兩者身分兼具,並又填詞和譜曲者恐非常人所及。那天在錄音間裡,聽著蕙君談音樂,談及過往經歷民歌與八零年代西洋流行歌曲;談閱讀,小學時期讀完的紅樓夢與之後涉獵的中西經典;談時間管理,有效率的學習與生活節奏;談公益,她扶持偏鄉,投入個人醫療專業。這些都是蔡蕙君,她努力吸收著養分,卻也時刻展現自己。

鄭俊民老師談收藏不只談收藏,他談人性,談人生。因為談收藏中的買賣,於是接觸了人性,買的人企圖低價收進珍寶,賣的人企圖高價釋出珍寶,可買賣之間卻不僅有高價和低價的問題,包括品質和真偽;或者,談收藏中對珍品的渴望卻不易獲得,於是談到了「相遇不相識」,談到「相識卻擦肩而過」,談到心痛,談到緣分,都是人生。收藏,牢牢地環繞在鄭老師家族中幾十年的歲月,歲月如新,卻多了好些關於收藏中的話題。

邀訪來賓:鄭俊民老師

鄭俊民老師談玉器談得是鏗鏘有力,有力的原因無他,關於玉器他自小耳濡目染,年少時期用功鑽研,鑽研在一塊塊、一方方老玉與新玉之間;時至今日他嘴裡說的,手裡摸的,心裡想的,夜裡咕嚕的時刻離不開美玉。前些日子鄭老師造訪北京故宮,為的就是一睹古玉之美。古玉究竟美不美,即便我在錄音間裡看不見古物,卻僅憑鄭老師鏗鏘有力的談話和滾水沸騰般的情緒,不難想見古玉的美早已沁透人心。人心的高度境界不過就是一句嘆息,那一天的鄭老師面對麥克風,談起玉,多了好些的嘆息… …

馬歇爾‧杜象原本是一位畫家,有二十五年,可一般書上說來說去總是琢磨在他1912年完成的「下樓梯的裸女II」。有「II」當然就有「I」,但「I」鮮少出現。雖然如此,我們還是得好好的,仔仔細細的看一看杜象在他繪畫生涯中的的作品。

我唸書的時候實在害怕杜象,杜象的作品我解釋不了,欣賞不了,找不到規矩,摸不到頭緒,直到讀見《杜象訪談錄》。他說出西方傳統美學價值在他心中的殞落,談起藝術潮流的脆弱,他對於社會包容和某些藝術團體的失望,於是他不再畫畫,1917年杜象參加美國一個獨立前衛團體的藝術展出,提出一件名叫「泉」﹝小便斗﹞的作品,簽上「Mutt」一個類似符號或筆名的東西。藝術團體沒有拒絕他,卻是將「泉」放在一個不起眼的位置,「完成」了那一場展出。孰不知一個「小便斗」日後影響了達達主義與超現實主義,影響了當代藝術裡的普普藝術、觀念藝術、偶發藝術、現成物藝術、大地藝術… …無不與杜象有關。

錄音前兩天我在早餐店外聽說一件事:歌手王傑的「一場遊戲、一場夢」自1987年發行至今三十年了。「三十年?」我驚訝著、仰頭看著早餐店外的天空,天空霧茫茫,可我在意不了空氣汙染,我在意的是突如其來的小心思。
三十年前的男生,或者說那個時代的中學男生,幾乎沒有人不被王傑的歌聲打動過的,男生嘴裡成日哼唱著的,和學生宿舍裡沒日沒夜播放著的都是王傑。王傑的歌聲太迷人,太燃燒,燃燒在一切沙啞、孤寂、失敗、苦悶、失戀、流浪、頹廢、自言、自語、眺望、傷心、沉靜、破碎、強忍、嘶吼、低吟、哽咽、顫抖… …之間。我喜愛搓澡時哼哼兩句,偶爾聲嘶力竭,哭天搶地,彷彿一切的失敗徹徹底底地受到了這個世界的同情… …